繁體中文

【光明日报】邓瑞全: 道与数——“人机大战对围棋文化的影响”研讨会

   邓瑞全(北京师范大学中国易学文化研究院副院长):

  这次人机大战,AlphaGo与李世石是两种思维方式在对弈,李世石是人类,AlphaGo是机器,它对棋盘、对定式的认识与人类的思维完全不同。AlphaGo是以计算获取最大实地,从而达到最终胜利为依皈,根本不会考虑定式的问题,而人类则有惯性思维。围棋棋盘纵横19道,倘若扩大一倍,人类恐难以掌握其复杂运算,但AlphaGo却依然可以胜任。

  AlphaGo意味着一种质变。人类发展至今,一直在不断延展我们的四肢,我们的身体,我们的各种机能,但一旦涉及思维,人类一时就会难以接受。AlphaGo所带给我们的是思维方式上的变化。围棋毕竟只是一种游戏,是人类创造的诸多文明中的一种,我们感到难过,恰恰因为我们是人。

  《周易》讲求动态平衡,正所谓阴阳之谓道。围棋也讲求平衡,每一个子都不是孤立的,是整个棋局中的一环。中国传统观念里的五行也讲求相生相克,互相制约,也是一种动态平衡。

  围棋的未来与AlphaGo发展到什么程度有很大关系,但不会影响围棋作为人类文化结晶的地位。人类要承认自己的思维有局限性,承认人工智能的发展会改变人类的生活。爱因斯坦的相对论当时就超乎人类的认知。可以断定,人类以后战胜机器的可能性会越来越小,围棋变化虽多,但人工智能发展也会更快。人类正是借助机器使自己的思维变得更强大。但围棋作为人类文化的结晶,只要有人的存在,围棋文化的意蕴、审美和给人带来的愉悦,绝非机器所能替代。

    见《光明日报》 2016年3月21日国学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