繁體中文

【人民论坛】张涛:大时代里的大命运:班超经略西域


 renminluntan.jpg

《人民论坛》(2016-01-01)

【摘要】丝绸之路绵延万里,它是中西交通史上的重要通道,也是沟通中西交流的坚固桥梁。班超在丝路中断之际重新连通丝绸之路。在今天看来,他的个人能力和社会担当,以及他为天下兴亡竭尽匹夫之责的胆略依然值得学习和发扬,其建功西域、维护丝绸之路畅通的事迹在“一带一路”的发展理念下尤其值得关注。

【关键词】班超   弃笔从戎   西域    丝绸之路       

【中图分类号】K234.1       【文献标识码】A

        弃笔从戎——书香门第里偏出将帅之才

        班超,字仲升,陕西扶风平陵人,班彪之子,班固之弟,班昭之兄。一门之中,父亲、兄长、妹妹都是中国历史上著名的历史学家,如此书香门第之境为班超博览群书提供了很大便利,他从小“涉猎书传”。

        永平五年(58年),兄长班固被征召到洛阳担任校书郎,班超和母亲也随迁至这个地方。由于家中贫困,班超利用自己识字会写的能力为官府抄书获取微薄收入以供养家用。后来,被汉明帝升为兰台令史,负责档案、典籍的收藏保管等。从小受文史熏陶,先后所做工作也是与书有关的文职,按此趋势发展,班超成为文官或者如其父兄一样的史学家可能性极大。然而,世事却常不如人料,文风郁郁之家偏偏要出一名武将。

        虽然一直做着舞文弄墨的工作,但是班超心中的志向绝未停留在此。替人长时间抄书劳累之际,班超深深感受到当下所做之事与自己的凌云壮志有着巨大差距,他气愤地扔掉手中的笔,感慨道:“大丈夫无它志略,犹当效傅介子、张骞立功异域,以取封侯,安能久事笔研间乎?”在班超看来,作为男子汉,如果没有其他志向,也应当效仿傅介子、张骞去境外之地立功,怎么能够在笔墨之事上度过一生呢?同僚们听到这样的话后都嘲笑他不自量力,班超却不以为然地回答他们:“小子安知壮士之志哉!”

        傅介子、张骞都是西汉著名的外交家,出使西域,建功立业。班超以这两个人为榜样,其远大抱负值得称赞,但是仅凭热忱远远不够。异域环境复杂,形势紧迫,没有过硬的身体素质绝不能成事,而恰巧班超生得孔武有力。有一日,一个看相之人对班超说,看你“生燕颔虎颈,飞而食肉,此万里侯相也”。强健体魄里蕴含的热血,经相面之人这么一说,变得更加沸腾,班超的信心和勇气大增,更像冥冥之中的安排。

        永平十六年(73年)班超在攻打伊吾之战中表现突出受到都尉窦固赏识,被派以出使西域的任务,他追随傅介子、张骞等先辈的脚步一步一步前进。尽管班超选择了一条与家人之业看似完全不同的道路,然而,浓厚的家学氛围却为他提供了良好的学习和研究环境,潜移默化地影响着他的民族情怀、民族政策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入虎穴不得虎子——经略西域的文韬武略

        班超在伊吾之战中脱颖而出后,都尉窦固见其有胆识有谋略,于是顺势派遣其出使西域。一路西行,整整三十一年间,他收服鄯善、于窴,改立疏勒王后又击灭其反叛势力,镇服莎车、月氏,最后平定焉耆。整个经略过程中班超展现出大将风范,文韬武略,智勇双全。

        不入虎穴,不得鄯善。班超接受出使西域的任务后,带着三十多个官兵向西行,第一站是鄯善。鄯善王对班超等人起初礼敬有加、客气周到,但后来却疏懈敷衍、不甚礼貌,敏锐的班超觉出其中必有蹊跷。经过唬吓鄯善侍者,终于诱使对方吐露真实情况:北匈奴使节的到来使得鄯善王动摇不定,不知道应该倾向于谁,于是怠慢汉朝使节。面对这样的情况,班超将软弱怕事的郭恂排除在外,召集其他官兵一起谋划解决方案。班超对众人说:“你们和我现在都处在绝境之中。北匈奴使节才到几天,鄯善王就已经如此淡漠对待我们,恐怕是要把我们一群人一起收归送到匈奴,从此,尸骨只能被豺狼吞食了。应该如何是好呢?”表面上看班超是在征求其他吏士的意见和看法,实则他心中早有一番周密计划。他并没有一开口就问该如何办,而是把处境交代在先,暗示逆流而上、拼死一搏是目前唯一的出路,但这话需要从官兵自己口中说出来,如此凝聚力更强、斗志更勇。果然,众人都说:“在生死存亡之地,我们一切听命于你!”众志成城,班超说:“不入虎穴不得虎子,现今我们只有趁夜以火攻击匈奴使团,使之摸不清我们究竟有多少力量,当其惊慌乱窜之时,就可以一举歼灭,进而震慑鄯善,归附我汉,大功可告成。”缜密的计划配以官兵的勇猛,不出所料,斩获匈奴使团三十多人的首级,其余一百多人都被烧死。班超将匈奴使节首领的头颅展示给鄯善王,举国震惊,鄯善归附汉朝。

        得知班超在鄯善的成功行动后,都尉窦固十分喜悦,上奏皇帝,并请求更选出使西域的使节。皇帝见班超有如此壮烈的节操,认为不应更选使节,让他继续西行,以接续功业。班超的个人胆略与计谋受到中央王朝肯定,个人命运真正与国家边地经略紧密联合在一起,小命运成为时代的大命运。

        “不入虎穴不得虎子”的典故迄今流传甚广,在当时的深远影响更是可以想见。鄯善往西是于窴国,当时于窴刚刚攻破莎车,在丝绸之路南道上气焰嚣张,但却受到匈奴监督控制。班超到达后,于窴王广德对其也是疏远游离。其国信奉巫术,巫师说:“神愤怒于窴为何倾向于汉朝?听说汉朝使节有騧马,只要用宝马来祭祀,神就会息怒。”班超弄清缘由后,假装应允,让巫师亲自来取马,实则暗地里已布好局,巫师一来,立刻斩其首级送至其国王处。于窴王早已耳闻班超在鄯善“入虎穴得虎子”的壮举,今又亲眼见其胆略,惶恐至极,立马归附。但班超并未一举全歼其国,而是“重赐其王以下,因振抚焉”,武力与安抚并用。随后,班超到达被龟兹人霸占的疏勒,一如以往,有勇有谋,设计绑缚龟兹首领,改立疏勒人忠为王,“国人大悦”,再一次得到民众支持。至此,丝绸之路南线打通,于窴、疏勒亦成为后来攻破姑墨、龟兹、焉耆以致打通丝绸之路北线的重要力量。

        宽厚爱人——西域民众的再生父母

        班超在军事行动中表现得凶猛异常,斩杀人头以献国王的景象甚至看来有些残忍,但班超认为对待心存二心的国家就应该“示以威信”,用武力镇服它们,使东汉王朝的威风真正树立起来。这种“示以威信”的策略,与其兄长班固主张战争解决民族问题有着紧密的关联度,但这并不是班超的整体形象。他对待民众宽爱有加,宅心仁厚,经略西域的时间里与当地百姓培养起深厚的感情。

        永平十八年(75年),汉明帝逝世,趁着汉王朝忙于皇帝丧事无暇顾及边地,焉耆发动叛变攻破都护陈睦,班超陷入孤立无援的困难处境。依靠单薄力量坚守一年多后,新立皇帝汉宣帝担忧班超等人不能自立,于是下诏征其归还。班超离开的时候,“疏勒举国忧恐”,平日里班超对百姓抚恤爱护,知道他要离开,百姓都依依不舍,害怕一旦班超离去,疏勒国又会陷入被龟兹或其他国家控制的混乱状态,疏勒都尉因为不忍与班超分离,拿刀自杀。

        班超一行东归到于窴国的时候,王侯以下的人都嚎啕哭泣地说道:“汉朝使节就像我们的父母一样,万万不可以离开呀!”他们纷纷抱住班超坐骑的腿,使之无法前行。这种难舍难分的场景真实地反映出班超在职期间的仁政,使得当地饱尝恩泽,政治上摆脱其他强国的压迫获得稳定,经济、文化上得到长足发展。班超见到百姓苦苦相留的情景,一是为情所动,二是出于立功西域之志还没有真正实现,果断决定重返疏勒,坚守事业,以坚韧不拔的意志承担起这份职责。

        绝爱妻——定远侯的舍己为国

         建初三年(78年),班超率领已经归附于汉朝的诸国官兵一万多人攻破姑墨石城,想趁势平定国势甚强的龟兹,于是上疏增加兵力,并请求中央王朝出面联合实力雄厚的乌孙国。联络成功后,朝廷派徐干等人增援班超,并派李邑护送乌孙使者回国。

        护送乌孙使团到达于窴时正值龟兹攻击疏勒之际,胆小怕事的李邑因为畏惧而不敢前进,于是向中央上疏说经略西域不可能成功,并且在奏折中诬陷班超一边拥抱爱妻,一边亲昵儿子,安逸享乐,根本无暇管理西域以安汉朝。班超听闻此言后,感慨颇深,害怕受到当局质疑,于是果断与妻子分离,将妻子送回,真正做到了舍小家为大家。皇帝知道班超忠贞不渝,深切斥责李邑,并告诉班超可以将李邑留下来与其共同行事,但是班超并没有借此留下李邑以惩罚他对自己的坑害。班超对徐干说:“正是因为李邑诋毁过我,所以才要遣送其回去。只要我自己问心无愧,又何必担忧别人的言论呢!”留李邑这样的小人在身边只会不断给自己带来麻烦而已,班超宽待李邑也是对自己的保护,用人不淑只会后患无穷。

        成大事之人,必能承受绝大多数人不能承受的苦痛。因为小人之言,班超不得不与爱妻离别,失去一部分家庭温暖,在大漠之地坚守。西域五十多个国家都送人质到东汉王朝归附于中央,西域经略在班超的作为下大功告成。永元七年(95年),为表彰班超的功绩,中央下诏封他为定远侯,食邑千户,在诏书中细数了班超的伟业:班超所到之处,莫不服从,边远之境一片祥和。

        永元十二年(100年),班超已经步入晚年,更是深切思念中央王朝和家中亲友,于是上疏请求回到故地。在请辞中,班超说道:“西域的风俗一向是敬畏壮年侮辱老者,而今我已经牙齿掉落,恐怕哪天颠仆摔倒,一命呜呼,惟剩孤魂在这边远之地。”并以历史上姜太公虽分封于齐,但五世都葬在周国,以及苏武留匈奴十九年后归国的例子为自己争取。何况,班超之子班勇出生后一直在西域,从未到过中土,当父亲的人渴望在自己有生之年见到儿子回到故国。请辞情真意切,看后能有几人不感动,班超之妹班昭亦出面上书为兄请求,本就是善文辞之人,将对兄长功绩的肯定、年老的哀怜以及重逢的热切渴望融于文字之中,皇帝感动于他们的言辞,下诏征还班超。

        永元十四年(102年)八月,班超如愿回到洛阳。时隔三十一年,重回故地,班超肯定有无限感慨。只惜,其胸肋素来有病,回到洛阳后,病痛加重,九月便与世长辞,享年七十一岁。尽管班超走完了他的一生,但他用自己生命谱写了一曲壮丽的篇章,成为中国历史上继张骞之后第二个出使西域、连通丝绸之路的重要人物。

    (作者为北京师范大学中国易学文化研究院院长;北京师范大学中国易学文化研究院张玲莉对此文亦有贡献)

    【参考文献】

    ①(南朝宋)范晔著:《后汉书》,北京:中华书局,2014年。

    责编/潘丽莉    美编/于珊